您好,欢迎来到水家族!

鹏鹞环保低价定增涉嫌利益输送

  2021-02-28 阅读:338

2月22日晚,鹏鹞环保(300664)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,公司拟向实际控制人王洪春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亿元,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按照定增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平均价的80%,这次定增价格定为5.65元/股,截至2月24日收盘,鹏鹞环保股价为7.23元/股,本次定增价格相比市场价打了七八折。而相比公司2018年8.88元的上市发行价,相当于打了六三折。

另外从公司目前的资金状况看,似乎也并不缺钱。这样一来,虽然是实控人掏出真金白银参与定增,但这其实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。

实控人包揽6亿定增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鹏鹞环保专注于环保水处理领域,可提供环保水处理相关的研发、咨询与设计、设备生产及销售、工程承包、项目投资及运营管理等一站式服务,是环保水处理行业的全产业链综合服务提供商。

在本次定增前,王氏兄弟通过鹏鹞投资持有上市公司2.17亿股,王洪春配偶陈宜萍持有公司413.71万股,王氏兄弟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2.21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30.89%。

按照预案,本次发行数量的上限为7.15亿股,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30%,合计募集资金为不超过6亿元,这次定增将全部由实际控制人王洪春购买。

本次发行完成后,王氏兄弟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合计持有不超过约3.27亿股公司股票,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39.83%。

不得不说,在当前光景下,能一下子拿出6亿现金的民营老板已经很稀罕了,而且这几年很多上市公司定增都是高风险运作,很多机构都比较谨慎。

那么,王洪春为什么要包揽这次定增呢?公司并没有做出解释。推测其原因,要么是没有其他投资者愿意参与,要么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控股比例。

图为王洪春

真的是这样吗?

地板价定增有利益输送嫌疑

要弄清是不是存在利益输送,要先分析鹏鹞环保真的缺钱吗?

2020年三季报显示,鹏鹞环保资产负债率为44.79%,作为市政园林工程企业,这个负债率已经是非常低了。

比如他们在无锡的同行东珠生态(603359)负债率为53%,东方园林负债率为70%,杭州园林负债率为62%,美晨生态负债率为68%。

再看公司现金流情况,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公司货币资金为15.47亿,这个数据可能大家没有概念,但是看衡量公司偿债能力的流动比率达到1.72,速动比率高达1.65,这个在行业里也非常高的。

从这些数据我们很明显看出,公司的资金状况并不紧张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充沛。而就在2020年,公司还三次发布购买理财产品的公告,说明公司还有这么多闲置资金可用。

既然鹏鹞环保不缺钱,为什么还要推定增呢?关键就是这个定增推出的时点和价格很有学问。

鹏鹞环保于2018年1月5日上市,当时发行价为8.88元,一度涨到近20元(前复权),但是之后股价一路走低,最低跌到6.01元,也就是跌破了发行价。而截至2月25日,公司股价只有7.12元。

即便是算上上市后的分红,后复权的股价仍然只有10.85元,仍然在历史底部区域。

而这次定增价格却只有5.65元,这个价格是按照董事会决议日(2月22日)前20个交易日的平均价的80%来确定的,这个价格不但远远低于公司历史最低股价,也远远低于8.88元的发行价。

他们在资金并不紧张的的情况下,选择在股价这么低的区域推出定增,而且是由实控人全部吃下,可以预见,只要公司经营不出现大问题,实控人既提升了持股比例,又有了绝对的安全垫,可以算得上是给实控人送钱。

实控人为何突然辞职让位儿子

而这次非公开发行之前,鹏鹞环保还发生了一件蹊跷的人事变动,那就是实控人王洪春突然在1月10日辞去董事长职务,让位于其儿子王鹏鹞。

如果从王洪春的父亲王盘君算起,王鹏鹞应该是鹏鹞环保的第三代掌门人,2019年4月,王鹏鹞才刚刚就任总经理一职。

让年轻人接班本身也很正常的事,但是王洪春生于1964年10月,满打满算也只有56岁,这个年龄在民营企业家里正值当打之年,此时让位似乎也太早了点

更蹊跷的是,王洪春原定任期是到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即2022年1月17日,现在距离其任期届满,也只有一年时间,年龄不大的王洪春为什么连最后一年都等不及就要让位呢,而且也并没有关于其健康问题的披露,实在令人无法理解。

来源:浑水调研


免责声明:
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;
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
水家族